logo
  1. 法律咨询
  2. 案件委托
  3. 专家论证
  4. 法律专题
  5. 法务指南
  6. 法律法规
  7. 律所查询
  8. 公证处查询
  9. 积分排行

11省市水源地执法未现约谈问责

发布时间:2018-01-17 10:27:20 来源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郄建荣

    “一个也不能掉队”“一个也不能落下”。这样温暖的画面出现在环保部的一次执法行动上。

    2017年11月30日,环保部召开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执法专项行动启动以来的第十次视频会议。与以往相同的是,参会的依旧是未完成清理整治任务的地市;不同的是,虽然距离最后期限仅剩1个月时间,但环保部相关负责人却说:“沿江11省市126个地级市一个也不能掉队,排查出的490个地级及以上饮用水水源地问题一个也不能落下。”

    12月30日,随着湖南省株洲市二、三水厂水源地保护区内大唐电厂新温排口的正式启用,长江经济带上490个环境问题项目中的最后一个清理整治宣告完成,比环保部规定的时间提前了一天。

    没有一个地市负责人被约谈,没有一个地市被限批。在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专项执法过程中,柔性执法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全面完成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违法项目清理整治的同时,环保部决定启动全国县级以上饮用水源地违法问题排查,而这次执法行动将全面借鉴长江经济带执法做法。

    有的问题几任书记都未解决

    长江经济带11省市126个地级以上城市有319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经过排查共发现490个违法违规问题。按照环保部的要求,从2016年5月到2017年底,这490个环境问题项目必须全部清除。

    以中国西南角的云南普洱市思茅区菁门口水库为起点,到长江下游的上海市松江区松浦大桥,近2220公里的范围里,平均10公里就有2个问题。

    违法违规问题不仅密度大,更为棘手的是,历史遗留问题清理起来更加困难。

    “有些企业、码头、排口以及老百姓住宅等建成于饮用水源保护区划定之前,情况十分复杂,牵涉面广,既涉及规划用地调整、产权问题、经济补偿、搬迁安置、再就业帮扶等等,有的还涉及民生问题。”据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区域督察处处长史庆敏介绍,490个问题的清理如果仅靠环保部门是不可能完成的,需要地方政府统筹安排。

    中国石化销售公司安徽芜湖石油分公司成品油码头早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前就已存在。要解决这一问题,只有两个办法,要么调整保护区范围,将芜湖分公司划出保护区;要么保护区不动,搬迁企业。最后安徽省决定搬迁企业。

    一个已经运行了65年的老牌企业,说搬迁就搬迁哪有那么容易。环保部使出了最为严厉的措施——挂牌督办。

    据史庆敏介绍,挂牌督办期间,环保部分管副部长亲赴现场调研督导,环监局也多次派员现场督办。就这个项目搬迁,环保部还适时召开专题督办会。“顶着压力咬定完成时限不放松,拉条挂账,一条一条地盯着督办。”她说,最终双方按期完成挂牌督办事项,多年未决的饮水安全隐患得以消除。

    “有时候,搬迁民居比搬迁一个工业项目还难。”“再难,法律的规定也要落实到位。”环保部不开任何口子,地方只能依法办事。据环保部环监局介绍,清理的490个环境问题项目中,有的问题经历了几任书记、市长都未能解决,直到这次清理行动才彻底清除。

    126个地级市一个也不能掉队

    2017年12月13日,执法行动进入倒计时,环保部环监局再次组建工作群,在这个名为“饮用水水源攻坚决胜群”的微信群里,既有环保部分管副部长、环监局局长田为勇,还有未完成治理任务的地市主管副市长、环保局长、分管副局长等,《法制日报》记者也在群里。按照“群规”,完成整治后,相关地市有关人员即可退群。

    2017年12月15日,江苏无锡申报完成整治;18日,贵州贵安新区申报完成任务;同一天,安徽淮南、四川南充报告取水口迁建工程完工……

    截至2017年12月21日18时,长江经济带126个地级以上城市排查出的490个饮用水水源地问题中,已经有120个市的483个问题得到彻底整治,完成率达到98.6%,余下的7个问题涉及5省6地市。

    此时距离12月31日已不足10天时间,尽管只有7个项目未完成清理,但是,包括环保部分管副部长以及环监局局长田为勇在内,他们心里都清楚,如果措施不得力,这7个项目中很可能有个别项目不能按期完成。在他们看来,一个项目未按时完成就意味着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违法违规项目清理整治没有完成。

    “126个地级市一个也不能掉队,490个水源地问题一个也不能落下,这是硬性要求,也是核心目标。”“关键时刻,着急、采取强硬措施可能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环保部分管副部长果断决策:“想方设法帮助这7个项目所在地政府按时保质完成项目清理才是重点。”

    2017年12月30日上午9时08分,湖南省株州市环保局朱亚文在群里发消息说:“老排口彻底退出一级饮用水源地,整改任务完成!”朱亚文所说的老排口是指位于株州市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大唐华银株洲发电公司的温排口。随着它的取缔,长江经济带上490个环境问题项目全部清理取缔完毕。

    当天,环保部分管副部长在微信群里再次对大家进行肯定、鼓励。

    从2017年12月21日至12月30日9时46分,10天时间,与长江经济带近两年整治时间相比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群里的人特别是环保部各级负责人每天都担心,怕有意外出现;短暂的是,在最后的时刻,大家没有埋怨,没有牢骚,而是互相鼓励,互相温暖,哪个地方问题项目销号了,无论是完成的还没有完成都去点赞。

    事实上,在近两年的整治时间里,就490个环境问题,环保部共召开过10次现场会、视频会、座谈会等专题工作会,环保部相关部领导亲自给11省(市)主要领导写信,分管副部长多次赴现场检查督导,《法制日报》记者不止一次参加期间的会议及现场督导。尽管来参会的都是未完成清理整治任务的地市分管领导以及环保局长们,通常看来,这些地市来参加的领导们少不了要挨一顿批,弄不好还要被挂牌督办,甚至约谈、问责、限批。

    但是,无论是哪一次会议,市长们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温情。“问题暂时先别报,要给各地机会和时间,先多报一些各地采取措施推进工作情况,还是要鼓励大家积极行动起来,把工作做好。”环保部分管副部长不止一次这样告诉媒体。而整个长江经济带长达近两年的清理整治行动中最严厉的处罚也不过是环保系统内部约谈。

    在记者看来,没有上一项硬性处罚措施,490个环境问题如期按时完成清理,其中一条重要的致胜经验就是,始终把柔性执法放在首位。

    分管副部长多次宣讲法律

    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不得建设无关的建设项目,禁止开展网箱养殖、旅游、游泳、垂钓等活动;二级保护区内不得建设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一级、二级保护区内禁止设置排污口。违反上述规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

    这是去年起实施的新水污染防治法提出的明确要求。

    现行水污染防治法从1984年开始实施,期间虽经过三次修订,但有关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的规定,从1996年5月修订后就一直保留,到2017年6月第三次修订时,对其中的要求又进行了强化。

    在启动专项执法行动之初,环保部就明确提出,法律欠账不能再拖,必须一笔清还。按照这样的初衷,《法制日报》记者看到,在不止一次的会议上,环保部分管副部长亲自宣读水污染防治法的相关法律规定。他反复强调,法律要求是不能变通的,更不能讨价还价。

    田为勇说,在近两年的专项执法行动中,环保部严格对照水污染防治法的要求,一条一条的逐项、逐地落实,不打折扣,不讲条件。

    据他介绍,截至2017年12月30日,长江经济带11省市126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已全部依法完成饮用水源保护区划定工作,并在保护区边界设立了地理界标和警示标志。21年的法律欠账,通过一次执法行动全部还清。

    全盘复制环保部启动全国排查

    长江经济带11省市126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饮用水源地保护法律是一笔还清了,但是,全国范围的欠账还在那摆着。

    就全国饮用水源地所面临的形势,环保部环监局进行过摸底调查。环保部环监局有关负责人指出,从前期执法和摸底情况来看,目前很多水源地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仍存在各类环境违法问题。

    其中突出问题是,不少地方还没有按照法律要求划定水源保护区或设立地理界标和警示标志,甚至一些水源保护区内依然存在不少排污口、工业污染、农业面源污染等,对群众饮水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在长江经济带专项执法行动宣告收官的同时,环保部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地环保专项排查,主要检查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法律法规的落实情况,重点查找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突出问题。

    田为勇说,此次专项排查按照法律要求,将查清饮用水水源地是否划定保护区;保护区边界是否设立了地理界标和警示标志;保护区内是否存在排污口等违法建设项目并进行治理等。

    就全国范围的排查,环保部给出的时间表是,今年1月31日前,长江经济带11省市在已完成地级水源地排查整治基础上,要做好县级饮用水水源地的违法问题排查工作;其他省份要完成地级及以上水源地的排查工作。到3月底前,各地都要完成所有县级及以上水源地的排查工作,并建立违法问题清单。

    按照环保部的要求,此次排查将全面借鉴和复制长江经济带专项执法行动的做法。无疑,柔性执法将延续下去。

    “我们可不可以不退群。”在“饮用水水源攻坚决胜群”里发布这样要求的不止一个人。因此,“饮用水水源攻坚决胜群”至今保留。在环保部宣布启动全国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地排查后,立即有人在群里开始申领新任务。

    从长江经济带专项执法行动到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再至中央环保督察,近两年,涉及环保的执法行动一次比一次规模大,处罚一次比一次严厉。因此,一些地方在执法中,懒政现象抬头,竟然出现不负责任的“一刀切”做法,令舆论场质疑环保执法“过于冰冷,缺少温度”。而长江经济带专项执法行动不仅从正面回击了舆论场的质疑,而且成功探索出一条更加适合我国国情及社情的执法新路。记者坚信,这样的执法模式将更加有效,更能赢得老百姓的理解、支持与配合。

    法制网北京1月16日讯


法律法规库

法务指南

相关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