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法律咨询
  2. 案件委托
  3. 专家论证
  4. 法律专题
  5. 法务指南
  6. 法律法规
  7. 律所查询
  8. 公证处查询
  9. 积分排行

中关村二小两学生家长道歉 受伤害孩子至今未上课

发布时间:2017-01-11 16:00:44

 

    原标题:“希望孩子们受到的伤害最小”——新华社记者对话北京中关村二小校长和老师

  新华社北京12月1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梁天韵 魏梦佳)连日来,“北京中关村二小事件”持续引发社会关注,让这所北京市海淀区的名校备受质疑。13日晚,新华社记者来到中关村第二小学,该校校长杨刚及三位涉事孩子的班主任吕老师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就校方回应为何滞后、为何校方认定此事为“偶发事件”等社会关注问题作出回应。

点击进入下一页

  12月13日,三位学生的班主任吕老师担心这个事件对三位孩子产生不好的影响,流下了眼泪。(新华社记者李文摄)

  为何不在第一时间澄清事实?

  新华社记者:学校13日凌晨向公众披露了此事基本经过及调查情况,为何不在第一时间澄清真相?

  杨刚: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校长我深深自责,也表示深深歉意。我们处理这件事件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孩子,当时不发声也是为了保护孩子。

点击进入下一页

  12月13日,中关村二小校长杨刚(左)接收新华社记者采访。 (新华社记者李文摄)

  我始终认为,教育的问题不能用社会评判来解决,孩子的问题就应该从孩子的角度去解决,不能按照成人的手段,把孩子的问题推到社会的风口浪尖。

  我们必须保护好三个孩子,保护好学校所有孩子,现在依然是这样的想法。包括学校发的第一个声明,也是希望大家善待这件事。很多人可能看后产生误解,认为我们强硬、态度不积极,其实不是这样。但我们也相信,随着事实越来越清晰,公众对此事会有更深层次和更全面的认识。

  关于是不是“校园欺凌”的说法为什么分歧这么大?

  新华社记者:涉事学生行为是否构成“校园欺凌”一直是各方最大分歧所在。学校根据调查判定是一起“偶发事件”,为什么如此定性?

  杨刚:根据我们的调查了解,这三个10岁的孩子不存在一方长期的、想好了就在这个时间、地点对另一方进行攻击的“蓄意或恶意”,他们平时关系还不错,彼此交往也是平等的。孩子在做事时有非理智的成分,有时是突发奇想,没有考虑后果。扔垃圾筐和发笑的两个孩子也都是偶然去上厕所,不是约好的。

  这次事情发生后,学校一直积极协调,三个孩子很快就和好了,两个欺负人的孩子也认识到自己错了,只是家长之间还没协调好。对于孩子出现的矛盾,我们完全可以用孩子的方式去解决,但现在往往是孩子的问题用大人的方法去解决。

点击进入下一页

这是军军(化名)给明明(化名)写的卡片。(新华社记者李文摄)

  此外,何为“校园欺凌”,我觉得目前边界还比较模糊。虽然国家出台了相关规定,但还是比较宽泛。不同年龄有不同情况,行为、语言的界定也需要细分。孩子有其天性特点,怎么清晰界定在实际操作中有难度;即便界定清楚了,怎么去处理?处理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我以为,是教育而不是惩罚,学校不是法院,不是评判的角色。

  新华社记者:三位孩子的性格特点如何,平时相处如何?

  吕老师:三个都是好孩子,是正常的同学关系,平时没有异常的情况。明明(化名,即受到伤害的同学)是体育委员,作为班干部很负责,对自己要求严格,学习成绩不错,而且兴趣广泛;亮亮(化名,即扔垃圾筐的同学)比较内向老实,平时话不多,特别爱看书,会好几种乐器;军军(化名,即发笑的同学)的性格比较外向、调皮,成绩也不错。

  学校在此次事件处理中有哪些不足?

  新华社记者:学校在处理过程中有哪些不足和实际难点,为何小摩擦会引发如此大的舆论?

  杨刚:我们确实没想到会引发这么大影响,我基本不是网民,不太懂新媒体和网络。但我们所有初衷都是做好我们的教育,对每个孩子负责,今后依然是这个思想。

  在这次事件中,我们在处理过程中肯定有不足,需要改进的地方非常多。首先是面对新媒体的发展,我们每个人,至少要了解互联网,不能仅站在教育的范畴之内看问题。

  另外学校在突发事件应急处置能力、具体方式方法等方面,都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在今后工作中,可以把我们学校的保障机制做得更到位,为孩子提供更安全健康的环境,让家长更放心。

  “明明现在没有来上学,我非常心疼他”

  新华社记者:事情进展到现在,学校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杨刚: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校长我深深自责,也表示深深歉意。我们处理这件事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孩子,我们希望尽快解决这件事,希望孩子们受到的伤害最小。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让明明能够早日回到校园,老师同学们还是一样爱他、喜欢他。我相信,只要坚持为了每一个孩子好,不掺杂成人的主观臆断,这件事肯定能解决好。爱每一个孩子是老师的天职,这也是教育的本质。

  吕老师:明明不来上学以后,我通过短信、微信,还有打电话跟家长沟通,了解孩子的身体状况,每天还会给明明发当天的学习进度和一些学习任务。

  作为班主任,我经常跟我的学生们说,你们走进这个校园,我就是你们的妈妈,我爱你们每一个学生。明明现在没有来上学,我非常心疼他(哭)。学校也好、我也好,其他老师,还有我们所有的孩子,都特别盼望明明早日回到我们的大家庭里。

点击进入下一页

这是事发的厕所。(新华社记者李文摄)

  记者后记:记者13日至14日联系明明家长,一直没有回音。吕老师说,12月2日以后,明明再也没来过学校。记者14日从学校获悉,亮亮和军军家长已经向学校提交了书面道歉信,向明明及其家长致以深深的歉意,表示“这件事对3个孩子都是人生的一次经历”,将对自己的孩子加强教育。

  在回顾此事的过程中,因为担心这起事件对三位孩子产生不好的影响,耽误孩子上课,有着近20年教龄的吕老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在中关村二小三位孩子所在的班级教室里,记者看到后面墙上,明明的照片贴画张贴在最高的位置,照片中的孩子笑容灿烂。讲台上堆放着全班同学给明明制作的五彩斑斓的爱心卡片,上面的留言让人感动。

  “你快回来吧!我们大家都很想念你。如果没有你,我都没有心思学习了。而且,没有你,咱们班排队的时候特别乱。”“我好想你,希望你赶快回到咱们班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希望你开心……”

  在一片童稚的字迹中,记者发现了军军写的卡片:“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好吗?希望你早日回来上学!”

法律法规库

法务指南

相关法律咨询